产品搜索
产品分类
 
让未成年人做涉“自杀”调查问卷 ,不只是“把关不严 - 专栏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1-11-22 21:46   
摘要:html模版 让未成年人做涉“自杀”调查问卷 ,不只是“把关不严 | 专栏 “最消沉、最忧郁的时候,为了自杀, 利来老牌 ,你的准备行动完成得怎样?”“你已着手写遗言了吗?”近日,这些吓人的题目在上海长宁区的一些家长群里流传,难以置信的是,这是多所中小

html模版让未成年人做涉“自杀”调查问卷 ,不只是“把关不严 | 专栏

“最消沉、最忧郁的时候,为了自杀,利来老牌,你的准备行动完成得怎样?”“你已着手写遗言了吗?”近日,这些吓人的题目在上海长宁区的一些家长群里流传,难以置信的是,这是多所中小学给孩子做的心理调查问卷。学校未经家长同意,给孩子做心理调查问卷,里面120道题,接近40道都和自杀相关。

11月19日,长宁区教育局回应,称已要求停止调查问卷工作,“系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中心和我局相关科室对问卷内容审核把关不严,引发学生困惑和家长担忧,对此我局致以诚恳的歉意”。

▲11月19日,上海长宁区教育局的情况通报。图/“上海长宁教育”公众号

40道自杀问题从何而来

聚焦40道自杀问题的内容来看,题目逻辑层层递进,备选项目不是“是”“否”两个维度,而设置了ABC三个选项,A选项为“否”,而BC选项则包含了程度递进的自杀行为具体描述,被一些家长认为误导性很强。

懵懂的孩子,本来对于这些事情不了解、不关注,反而被问卷激发起了兴趣,回家对家长问东问西。这样的题目是限定了方向而不是开放式的,似乎自杀成了给孩子布置的任务、一个有待达成的目标。设置失当的问卷对青少年形成了自杀内容的广泛传播和不良引导。

这40道题,照搬自Beck 《自杀意念量表》。评估自杀风险的工具该如何使用,其实早有可任意参照的先例,特别是对于经典的Beck 《自杀意念量表》(SSI),其制定时就确定了调查对象为精神科的门诊和住院患者。也就是说,表格的适用范围是临床经过初筛之后的、有自杀意愿的患者。

再来看看强度弱化、适用范围拓宽后的评估自杀风险的工具是如何使用的。修订版的《Beck 自杀意念量表》(MSSI),也有操作先例,这套半结构化访谈式问卷需由准专业人员进行操作。

此外,Beck在SSI的基础上也制作了自我调查式问卷(BSI),这套问卷最接近学校初筛的要求。具体来看,问卷进行过程中,前5个条目为筛选条目,如若受试者没有主动或被动自杀意愿,则在做完5道题之后可以不再做剩下14个题目。

对于成年人,初筛条件尚如此严格,让孩子做完远远超出5道题的题量,如果缺乏专业人员帮助和正向引导,后续若引发“维特效应”,后果堪忧。

展开全文

▲来自家长群传阅的调查量表内容,与Beck 《自杀意念量表》内容相同。图/新京报资料图

何为“维特效应”?

“维特效应”是指媒体报道自杀事件后,随后公众发生的模仿自杀现象。“维特”一词来自德国著名作家歌德的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中主人公,书中的维特为情所困,最后走向自杀的结局。当时小说发表后,引发青少年模仿性的自杀潮。

美国新行为主义心理学家阿尔波特?班杜拉提出的观察学习论,对于我们进一步理解“维特效应”,也即理解向青少年普遍投放“自杀问卷”与自杀行为间的关系有帮助。

班杜拉将观察学习定义为“一个人通过观察他人的行为及其强化结果而习得某些新的反应,或使他已经具有的某种行为反应特征得到矫正”。班杜拉提出的观察学习过程被称为示范作用,该作用的主要功能就是向观察者传递,如何将各种行为技能综合成为新的行为反应模式。

具体到此次事件,青少年等处于心理敏感、对未知事物好奇、价值观未成形的人群,会在阅读相关题目后,面临生活中的问题时,做出不良行为。而且,接触的自杀信息量越大,模仿的机会就更大。同时还要看到,自杀问卷来自青少年眼中的权威(学校、老师),所以对他们的影响将会更大。

▲网传相关学校小学部家委会给区教育局的公开信,质疑问卷的合理性和隐私性。图/新京报资料图

侧重社会支持或是正解

从传播视域看,凡涉及健康的内容,就是健康传播,健康传播自有其伦理规范。此次事故既是缺乏人文关怀的教育失当,又是精神健康传播的伦理层面操作失当。

从学校为主要场所的自杀预防及自杀干预角度看,对于青少年的心理辅导应侧重社会支持方面的教育,而不该大范围、不加区分地投放此类问卷。

心理学上,社会支持指个体通过社会联系从外界获取到的物质及精神帮助。学界认为,个体经过长期应对压力情景的过程,领悟社会支持,会形成的一种比较稳定的性格特质、人格结构。

因此,让青少年领悟到,面对困难时从外界(学校、家庭等场所)可以获得社会支持,并形成一种被爱的信念,才是有利于他们健康发展、提升其幸福感的关键。

而对于少数具有隐性自杀倾向的高危人群,领悟社会支持能起到保护作用,学校可以配合匿名心理热线等渠道的畅通,进一步帮助他们疏解负面情绪。

查询信息可以看到,此次设置问卷的上海长宁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中心是由长宁区文明办、教育局和教育学院主办的、为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成长提供服务的公益性机构。机构理应具备了心理学方面的专业人士和相关资质,在青少年问卷的设置上,应同成年人及临床患者有所区别对待。

同时,此次事件暴露了该中心的专业审核制度存在缺陷,建议内部设立专家委员会等机构,对课题引领、队伍培训、实践指导、活动问卷设计等进行专业指导把关,定期给辅导人员评估,提升辅导人员专业水平,才能真正起到辅导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教育的作用。

特约撰稿人 | 白云苍狗(专栏作家)

校对 | 李立军

相关的主题文章: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er2.htm